www.069966.com
【锦衣卫】明实录中锦衣卫部分
发布日期:2019-10-06 13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己未,以通政使司试左通政张紞为云南布政使司左参政,仪鸾司大使宋昱为右参政,通政使司左参议韩钥为左参议,试右通政范祖为右参议。以敕谕紞曰:“古者,尚志之士必立身以行道,道行则名成,名成则贵身荣家以显亲矣。卿有志于古之士,事朕左右,能日省月察,异於世之昏愚污浊者,故特命卿以云南方面之任,正君子行道之时也。然云南诸夷杂处,威则易以怨,宽则易以纵,卿往,其务威、德并行,彼虽蛮夷,岂不率服?卿其敬哉,将有无穷之誉矣。”紞既陛辞,上复赋诗二章以赐之。

  乙未,改仪鸾司为锦衣卫,秩从三品,其属有御椅、扇手、擎盖、幡幢、斧钺、鸾舆、驯马七司,秩皆正六品。

  丙午,天下府州县佥民丁充力士者万四千二百余人至京,命增置锦衣卫中左、中右、中前中后、中中、后后六千户所分领之,余以隶旗手卫。

  甲申,处州丽水县民有卖卜者,尝干谒富室,不应所求,乃诣阙告大姓陈公望等五十七人聚众谋乱,命锦衣卫千户周原往捕之。知县倪孟贤闻原将至,密召父老询之,父老皆曰:“无是事。”孟贤又微服往察,见其男女耕织如故,乃归谓寮属曰:“朝廷命孟贤令是邑,惟欲抚辑斯民,安于田里。今使良善受恶逆之名,岂朝廷命孟贤意耶?”即具疏上闻,复令耆老四十人诣阙诉其妄。上命法司论妄告者罪,赐耆老酒食及道里费,遣还。孟贤,南昌人。

  癸丑,命宋国公冯胜为征虏大将军,颍国公傅友德为左副将军,永昌侯蓝玉为右副将军,南雄侯赵庸、定远侯王弼为左参将,东川侯胡海、武定侯郭英为右参将,前军都督商暠参赞军事,率师二十万北伐,又命曹国公李景隆、申国公邓镇、江阴侯吴良等皆随征师行……

  焚锦衣卫刑具。先是,天下官民有犯者,俱命属法司,其有重罪逮至京者,或令收系锦衣卫审其情辞,用事者因而非法凌虐。上闻之,怒曰:“讯鞫者,法司事也,凡负重罪来者,或令锦衣卫审之,欲先付其情耳,岂令其煆炼耶?而乃非法如是。”命取其刑具悉焚之,以所系囚送刑部审理。

  锦衣卫镇抚李志诚将出征,奏请给其外家完聚。上曰:“朝廷之于武臣,凡其伯叔兄弟,皆许给聚,然亦有等差,未尝及外家也。尔方从征,未能竭力趍事而即私于妻党之亲,岂知为将者受命则忘家,临阵则忘身?宁复顾其私亲耶?此不忠所事,罢其职。”

  【由此可见,锦衣卫是军队,也要出征。这镇抚要求出征前回家看看,结果被朱老八罢职了,可怜……】

  甲申,留守卫军士运官甓与渔人舟相触溺死,官执渔者,请罪之。上曰:“两舟相触而军士不谨,致溺死,岂渔者故害之耶?”命释之。

  降广西都指挥使耿良为驯象卫指挥佥事。初,良在任多不法,军士薛原桂诉之,既而镇抚张原复言其不法二十余事,上命锦衣卫廉问得实,故贬之。

  丁卯,上以北方学校无名师,生徒废学,命吏部迁南方学官之有学行者教之,增广生员,不拘额数,复其家。

  甲寅,监察御史桂满劾奏右都御史凌汉、刑部左侍郎高铎失职,左迁汉为刑部右侍郎,铎为右佥都御史,俱停其俸。时汉等奉命往松江按事,与锦衣卫千户戴德同署公牍,故满劾之。

  丙午,故元国公老撒、知院捏怯来、丞相失烈门于耦儿千地遣右丞火儿灰、副枢以剌哈、尚书答不歹等率其部三千人至京,进马,乞降,命锦衣卫指挥答儿麻失里赍白金、彩段往赐之。初,虏主脱古思帖木儿在捕鱼儿海为我师所败,率其余众欲还和林依丞相咬住,行至土剌河,为也速迭儿所袭击,其众溃散,独与捏怯来等十六骑遁去。适遇丞相咬住、太尉马儿哈咱领三千人来迎,又以阔阔帖木儿人马众多,欲往依之。会天大雪三日,不得发,也速迭儿遣大王火儿忽答孙、王府官孛罗追袭之,获脱古思帖木儿,以弓弦缢杀之,并杀其太子天保奴,故捏怯来等耻事之,遂率其众来降。

  壬申,诏:“自今凡遇大朝会,除已习仪及具服官员许入班,其余便服人员止于午门外行礼,执事官于华盖殿行礼,挂甲带刀侍卫之人免拜。若常朝于奉天殿,五府、六部、都察院、通政司、锦衣卫、大理寺等官于殿内侍立,奏事止于华盖殿。”

  己亥,命五军都督府及锦衣、旗手、虎贲、左、右兴武、鹰扬、金吾、前、后羽林、左、右龙骧、豹韬、天策、神策、骁骑、府军左、右、前、后,凡二十卫,于大江北岸各置牧马草场。于是汤泉及滁州、全椒、贾涧等处皆置牧场。

  乙卯,置景东、蒙化二卫。先是,永昌侯蓝玉取大理,命景川侯曹震驻兵楚雄,景东土官俄陶来降,就令为景东知府。后百夷土酋思伦发叛,率众据景东,俄陶走大理白崖川,西平侯沐英讨之,大败其众,思伦发惧,请降,遂复景东之地。至是,英奏:“景东乃百夷要冲,蒙化州所管,火头、字青等亦梗化不服,俱宜置卫。以锦衣卫指挥佥事胡常守景东,府军前卫指挥佥事李聚守蒙化。”上从之,命守洱海卫都督佥事祝哲领兵会都督马诚往置二卫,就以胡常等守之,俄陶仍其旧职。

  【锦衣卫指挥佥事还能去守外地,原来不是一定在京城工作啊,就是不知道去了外地职务是不是照旧】

  ……诏更定侍班官员。礼部奏定:今后文武官除分诣文华殿启事外,凡遇升殿,各用礼鞋,照依品级侍班,如有违越失仪者,从监察御史、仪礼司紏劾。东班则六部堂上官、各子部掌印官、都察院堂上官、十二道掌印御史、通政使司、大理寺、太常司、应天府正佐官、翰林院学士、侍读、侍讲、修撰、编修、春坊学士、光禄司、钦天监正佐官、尚宝司、太医院官、五军断事官及京县正佐官,西班则五军都督及首领官、锦衣卫指挥、各卫掌印指挥、给事中、中书舍人。

  ……上命五军都督府及十二亲军於江北去官道二三里,各置草场牧马。於是锦衣卫、旗手、虎贲左、右、兴武、鹰扬、金吾前、后、羽林左、右、龙骧、豹韬、天策、神策、骁骑并府军中、左、右、前、后,凡二十衞,各置牧马草场於汤泉及滁州、全椒、贾涧诸处,以牧放焉。

  凉国公蓝玉谋反,伏诛。初,玉以开平王常遇春妻弟屡从征伐有功。胡、陈之反,玉尝与其谋,上以开平之功及亲亲之故,宥而不问。后诸老将多殁,乃擢为大将,总兵征伐,所向克捷,甚称上意。然玉素不学,性复狠愎,见上待之厚,又自恃功伐,专恣暴横,畜庄奴假子数千人,出入乘势,渔猎尝占东昌民田,民讼之,御史按问,玉捶逐御史。及征北还,私其驼马、珍宝无筭。夜度喜峰关,关吏以夜不即纳,玉大怒,纵兵毁关而入。上闻之,不乐。会有发其私元主妃者,上切责之,玉漫不省。尝见,上命坐,或侍宴饮,玉动止傲悖,无人臣礼。及总兵在外,擅升降将校,黥刺军士,甚至违诏出师,恣作威福,以胁制其下。至是征西还,意觊升爵,命为太傅。玉怒,攘袂大言曰:“吾此回当为太师,乃以我为太傅!”及时奏事,上恶其无礼,不从。玉退,语所亲曰:“上疑我矣。”乃谋反。当是时,鹤庆侯张翼、普定侯陈桓、景川侯曹震、舳舻侯朱寿、东莞伯何荣、都督黄辂、吏部尚书詹徽、侍郎傅友文及诸武臣尝为玉部将者,玉乃密遣亲信召之,晨夜会私第,谋收集士卒及诸家奴,伏甲为变。约束已定,为锦衣卫指挥蒋瓛所告,命群臣讯状具实,皆伏诛。

  (这句话有点不太明白,什么是朝鲜谍者,间谍吗?庐舍可不是loser啊,那庐舍到底是什么地方呢?如果真是朝鲜间谍,我锦衣卫亲军总算和间谍活动扯上点关系了,可是工作任务怎么是分配居住地呢?抓到间谍的是辽东都指挥使司,没咱亲军什么事啊……费解ing……哪位高人来翻译翻译啊)

  己亥,以锦衣卫指挥佥事杨嵩为四川行都指挥使司都指挥同知,石玉为陕西行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,镇南卫指挥佥事邓显为山东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,四川行都司都指挥同知潘永为都指挥使,府军卫致仕指挥佥事刘贞为山西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,旗手卫致仕指挥佥事刘义为河南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,府军卫致仕镇抚郭青为福建行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佥事。

  戊午,锦衣卫指挥宋忠还自蜀,言:“连云栈、松林马道驿各九十里,险远不便。”诏增置武关、清桥二驿。

  命魏国公徐辉祖往凤阳,长兴侯耿炳文往陕西,锦衣卫指挥刘智往镇江,训练军马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洪武二十八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话说我一直想搞清楚,历史典籍里的“锦衣卫指挥”,是单指指挥使,还是包括指挥一级的官员,比如指挥佥事、指挥同知,是不是也统称“指挥”

  以宝庆卫指挥使孙宗为广西都指挥使,桂林中卫指挥佥事姜旺、锦衣卫指挥佥事童胜为都指挥同知,永州卫指挥佥事葛森、府军卫指挥佥事焦铭为都指挥佥事。初,征广西,上命总兵官都督杨文待平寇日,于诸将中选其材智可任者,署都司事。至是,文以宗等名闻,故有是命。(这说的是不是锦衣卫指挥佥事童胜调到广西做都指挥同知啊,果然京官外派品级就升啊)

  升锦衣卫指挥佥事宋忠为指挥使。(洪武二十九年十月起,锦衣卫指挥使是宋忠)

  甲戌,锦衣卫有百户坐法当死者,欲自陈于上前,指挥使宋忠为言,上弗许。监察御史因劾忠市恩沽名,请罪之。上曰:“忠率直无隐,不计祸福,为人请命,何为罪之?”诏弗问,百户亦得减死戍边。(率直无隐,不计祸福 。这个宋忠看来是个不错的指挥使)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是洪武二十九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庚午,调锦衣卫指挥使宋忠为凤阳中卫指挥使。时监察御史刘观奏忠私作威福,以邀名誉,故黜之。

  壬子,置锦衣卫前千户所十司:曰銮舆,曰擎盖,曰扇手,曰旌节,曰幡幢,曰班剑,曰斧钺,曰戈戟,曰弓矢,曰驯马。

  【六月……丁亥,敕楚王桢、湘王柏曰:“前者,命尔兄弟以七月二十以前进兵征剿洞蛮。今占天象,太白七月三日,伏兵未可行,十月二十三日,当夕见西方。太白出高深入者胜,此用兵所当知也。今指挥齐让兵已压蛮境,即遣人语之,令且出奇设伏,严为备御,休息士马,以乘其弊,待太白出后,则并力讨之。如生擒蛮人,不可轻杀,盖兵以安民,非殃民也。”】

  九月……乙亥,上以平羗将军都指挥齐让逗遛不进兵,平蛮无功,命左军都督杨文佩征虏前将军印为总兵官,右军都督同知韩观副之,锦衣卫指挥使河清、凤阳卫指挥使宋忠为参将,统京卫及湖广、江西等都司军马往代之。

  遣官祭告岳镇、海渎之神曰:“昔元末兵争,伤生者众,予荷皇天眷命,海岳效灵,诸将用命,戡定祸乱,兵偃民息,今三十年。迩者,西南戍守将臣不能宣布恩威,虐人肥己,致令诸夷苗民困窘怨怒,合攻屯戍,扰我善良。予不淂已,命将出师讨之,然山川险远,草木障蔽,烟岚云雾之间,吞吐呼吸,多生疾疫,与蛮贼持久,未遂成功,是用再命大军征讨,以除患安民。然诸将校各辞父母妻子,深入其地,历涉险危,冀神干造化之机,消瘴疠之气,使兵不黩武,诸夷早附,各归营垒,餋老慈幼,是所望也。神其鉴之!”

  复谕文等曰:“都指挥齐让讨贼久而无功,故命尔等代之。凡用兵行师,以严明为胜,赏罚必当功罪,然后恩威并行,人心悦服。如分遣官军入山追捕,日可行十五里、十里或二十里,暮即还营,如此则出入有时,寇不得肆其狙诈。若五开蛮人果来连构,即调兵会征南将军都督佥事顾成同剿捕之。其安陆侯吴杰、江阴侯吴高以事获罪,可与步骑三四千,俾之立功;寗都督、汤都督尝领兵为楚、湘二王宿卫,驻营黔阳、辰溪之地,二人亦令从征;宋都督、刘都督亦各与军一二万,俾自当一路。仍先檄思州宣慰司土官转运粮饷,以足军用。”

  复遣锦衣卫指挥谭全等谕古州从征将士曰:“兵征既久,未见成功,盖齐让老矣,且无智谋,宜不能驭将士也。今特命左军都督杨文佩征虏前将军印,代齐让为总兵,尔诸将士当思奋力决战,以盖前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是洪武三十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庚辰,命吏部设学于虎踞关,选儒士十人,教故武臣子弟之养于锦衣卫者,儒士人给米月二石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是洪武三十一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提问:锦衣卫千户所是只分布在京师?除了仪仗他们也管别的吧,然后行省、州府的锦衣卫编制分别是什么样的?如果像您小说写得那样镇江卫所的最高长官是把总,那么往上一级行省的最高长官是什么?他们是直接向京师指挥使司负责的吧?

  (不知道有没有找漏了,直接就从永历三年开始,而且这实录……没标点TAT)

  ……孝孺曰陛下果欲罢兵耶,天下军马一散即难复聚,彼或长驱犯阙,何以御之?骑虎之势可下哉?且今军马毕集,不数日必有捷报,毋感其言孝孺出矫命锦衣卫执武胜系狱

  ○方孝孺言于朝曰:今河师老无功而德州饷道又绝,事势可忧,向以罢兵之说诱之,既不能行则当别图一策,安可坐视?臣有一策。建文君曰:试言之。对曰:燕世子孝谨仁厚得国人心,燕王最爱之,而其弟高燧狡谲素忌其宠,屡谗之于父不信。今但用计离间其世子,彼既疑世子则必趣归北平,即吾德州之饷道通矣,饷道通即兵气振,可图进取也。建文君曰:何以知其父子兄弟之悉?孝孺曰:臣之徒有林嘉猷者,燕王尝召至府中,居久故得之悉。建文君曰:此策固善,但父子钟爱既深,恐未能间之。孝孺曰:可行。遂令孝孺草书贻世子,令背父归朝许以燕王之位,而令锦衣卫千户张安赍诣世子。世子得书不启封,并安遣人送军前。时中官黄俨奸险素为世子所恶,而高燧深结之为己地,及安持书至俨已先遣人驰报上曰:朝廷与世子已通密谋。 上不信。高煦时侍上,亦替俨言非谬。 上亦不信。语竟,世子所遣人以书及张安皆至。 上览书叹曰:甚矣奸人之险,诈吾父子。至亲爱犹见离间,况君臣哉

  ○庚辰以罗义为户科给事中,义本凊远卫戍卒,建文中诣阙上书乞息兵讲和忤旨下狱。 辛巳升陆凉卫指挥使孙霖为云南都指挥使,九江卫指挥佥事孙荣、金吾右卫指挥佥事高举为都指挥同知。荣任山东举掌飞熊卫事。金吾左卫指挥同知鲁、金吾右卫指挥佥事孙成、百户孙让、府军卫千户祁胜、羽林前卫指挥同知王真,各为本卫指挥使。羽林前卫千户刘忠、苗旺、马彦中、金吾右卫指挥佥事戚成、杨能,俱为指挥同知。忠、旺、成,各任本卫彦中。府军卫能、锦衣卫金吾前卫千户刘伍、金吾左卫百户李端、金吾右卫千户阿鲁帖木儿、羽林前卫千户张兴、济州卫千户苟信,俱为指挥佥事,伍端帖木儿、兴各任本卫信金吾卫

  ○吏部言,建文中改旧官制,如六部尚书,旧正二品升正一品,又增设侍中二员正二品,所属诸司旧有清吏二字皆除去。户刑二部属旧十二司改为四司,工部增设照磨所。兵部旧设典牧所、户部设赃罚库皆革罢,都察院改为御史府,旧设十二道改为左右两院,御史止设二十八员。改通政使司为通政寺,旧设通政使左右通政、左右参议改为卿、少卿、丞。翰林院官旧设学士及侍读学士、侍讲学士,其侍读侍讲五经博士典籍侍书侍诏为属官,修撰编修检讨为史官,孔目为首领官。

  中书舍人旧在内府别有印信于翰林非统属。建文于翰林增设正官学士承旨一员,在学士之上,又改侍读学士、侍讲学士俱为文学博士,设文翰文史二馆。文翰馆以居侍讲侍讲侍书五经博士典籍侍诏其侍书升正七品,文史馆以居修撰编修检讨改孔目为典簿,创置典簿厅条记而革中书舍人改为侍书,以隶翰林。又增设文渊阁待诏及拾遗补阙,增设五军断事、五军制禄仓,革罢大理寺左右寺、寺正、寺副,增置本寺首领官典簿及太常寺赞礼郎二员、太祝一员,王中王救世网跑狗图,光禄寺少卿旧五品升四品,寺丞旧六品升五品,又增设监事及司圃所,改司牲司为孳牲所,升其品级,太仆寺寺丞旧六品升五品,又改其首领官职名而升其品级,又增设录事及典厩典牧二署骕騻等十八群、滁阳等八牧、监龙山等九十二群官。鸿胪寺少卿旧从五品升正五品,寺丞旧从六品升正六品,又改其首领官职名亦升品级,革罢司仪司宾二署而升其鸣赞序班品级,行人司旧别有衙门印信于鸿胪寺非统属,革罢行人司而以行人隶鸿胪寺,升国子监丞为堂上官,革罢学正学录,增设钦天监五官监候,增设选士院及应天府知候所。

  改五城兵马司指挥副指挥为兵马副兵马,升各卫经历品级,又增设知事,增设旗手等四十四卫武学及置锦衣卫带管优给武学所教授,增置各王府宾辅伴讲伴书,各布政司布政使旧从二品升正二品,参政旧从三品升正三品,参议旧从四品升正四品,改各处提刑按察司为肃政按察司,凡中外大小衙门有创革,升降官员额数有增减者,及所更改文武散官并合遵复旧制。 上曰:如切系军民利害者,可因时损益,既于军民利害无所关涉,何用更改。况前人创立制度皆有深意,今行之既久无弊輙改□为此其所以败亡也,俱速改复旧制。

  话说建文帝也真未必是做皇帝的料,把官职制度什么的改来改去有啥用处,多干点实事才是正经嘛……

  (这应该已经是建文帝的年号时期了吧,不过朱棣不承认,还是用他老爹的年号写)

  ○命左军都督府左都督刘贞镇守辽东,其都司属卫军马听其节制。 赐锦衣卫侍卫将军王翔等四百余人钞各五锭

  ○升宁国卫指挥同知蔡本为浙江都指挥使,羽林前卫千户高政为本卫指挥佥事,锦衣卫散骑舍人翁岩为旗手卫指挥佥事

  (锦衣卫里还有散骑舍人这个官职啊,不知道用了多少年,是不是后面一直都有)

  ○以云南中护卫指挥佥事宗麟子四圣保为指挥佥事,命锦衣卫优给。初,麟坐诬死,其子没为官奴,至是,上特优之。

  ○升神策卫指挥同知王观童、骁骑右卫指挥佥事梁北斗奴俱为北平都指挥佥事,指挥佥事戴彬、刘徵俱为锦衣卫指挥同知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