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069966.com
土木堡之变后王振在京的心腹锦衣卫让文官滚出去却被文官打死
发布日期:2019-10-09 21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明朝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特务政治,在人们的心中,厂卫都是十分威武的,可以随意置人于死地,但是有些时候锦衣卫还是不如一帮文官。土木堡之变后就有这么一个锦衣卫被文官们活活打死,而这些文官却并未被问责。这就是著名的明朝午门血案。

  正统十四年(1449年)七月,也先大举攻明,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,特别是在就业管理服务、用工制度、社保政策等方面多渠道支持新就,却酿成了重大的军事灾难——土木之变。英宗亲征的决策是仓促的,核心决策层就是英宗和王振两人。文官集团在宦官为核心、锦衣卫为辅助的内廷势力压制下,产生的压抑和仇恨情绪,在土木之变的国难背景下来了一次爆发。

  土木堡之变,二十多万人马覆没,皇帝被俘,堪称明代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惨败。而败仗得有人背锅,“背锅侠”自然不能是明英宗,只能是王振。

  王振在乱军中被明朝一个将领锤杀了,身为王振手下的骨干,时任锦衣卫指挥使马顺可以说是必死,但不应该是当廷殴死的结局。

  土木堡战败的消息传回北京后,群情汹涌。在八月二十三日的朝会之上,都御史陈镒提出土木堡一役应由王振承担全部责任,故此应杀王振家属党羽,并且罚没其家产入官。大臣们在朝会上纷纷弹劾王振丧师误国,监国的郕王朱祁钰并没有第一时间疏导舆情,而是采取搁置的态度,“王使出待命”。“时太监金英传旨,令百官退。众欲捽殴英,英脱身入。”舆情堵不如疏,朱祁钰的这个态度显然不能让大臣们满意,于是“群臣伏地哭,请族振”,这个时候大臣们的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,只需要一颗火星,就能引爆全场。

  偏偏马顺自己作死,可能是为了给监国留个好印象,马顺站出来厉声斥责群臣,让他们滚出去,“厉声叱言者去”。

  这下子彻底把群臣激怒,给事中王竑忍无可忍,一把揪住马顺说:“马顺往时助振恶,今日至此,尚不知惧!”直接张嘴对着马顺就一口咬住,百官见此情形,把一股邪火全撒在了马顺身上,人人都上去拳打脚踢,竟然把马顺活活打死在了左顺门外。“逾时,执振侄锦衣卫指挥王山,反接跪于廷,众唾骂之。于是众竞喧哗,班行杂乱,无复朝仪。百官既殴杀顺,益汹惧不自安。”

  马顺尸体又被暴于长安门前。“顺体肥,暴其尸于长安门外,恨者犹殴之不释。众欲没其产,为中官沮之。可为附权者之戒。”文官集团在捶杀马顺后,进一步清洗了王振余党。“令籍没太监郭敬、2019年六给彩最新开奖结果内官陈玙、内使唐童、钦天监彭德清等家,以皆王振党也。”

  虽然这帮文官敢把人打死,但是这毕竟是一时冲动,冷静下来后也有不少人担心会被治一个御前失仪的罪状。这时于谦拉住了打算跑路的监国朱祁钰,“兵部侍郎于谦直前揽王衣,曰:‘殿下止。振罪首,不籍无以泄众愤。且群臣心为社稷耳,无他。’王从之,降令旨奖谕百官归莅事,马顺罪应死,勿论。众拜谢出。是日,事起仓促,赖谦镇定。谦排众翊王入,袍袖为裂。”“既出,吏部尚书王直者,笃老臣,执谦手而叹曰:“朝廷正藉公耳!今日虽百王直,何能为!””这一场风波到此才算平息,而马顺也成了中国唯一一个被大臣们当场打死的锦衣卫指挥使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